叛逆的咸鱼

不求蕩氣迴腸,只求平淡細膩
文圖雙修,產糧速度慢
自家cp是賀縈x藥研

【药婶】心冷

#乙女向
#本文有两个药哥,为了方便区分,主角的药哥称作近侍,而友人的药哥仍旧称为药研

冬, 搁下手机,捧起冒烟的绿茶啜饮,呼出一声叹息。担任近侍的药研为她披上羽织,叮嘱她小心着凉。她咽下津液,吐出一口白雾,声音在空气中颤抖:「身再暖,心还是冷。」
近侍知道最近她身边又有一个审神者离开,一走就再无回头,每次朋友有事她都会担心,尤其是最初在这里认识的两位审神者。她看着她们离开,虽然之后透过另一位审神者的挽留令她们留下,可是缘注定要尽,她们往后还是辞职离任,当中原因是什么只有她们最清楚。她们首次离职之后,审神者间有着不少流言蜚语,她阻止不了谣言的散播,只能等待新的话题出现,让大家不再「关心」她的朋友。她在别人面前哭过痛过,哭完了还是要收拾心情,将之前落后的工作一一做好。因为审神者是一份工作,就算生活不如意,工作还是要做。
朋友再次离职之后,她去了其中一人的本丸。近侍主动随她而行,嘴上说是担心她遇上暗堕刀,实际是担心她触景伤情。来到朋友的本丸后,她缓缓推开木门,门上一尘不染。如她所料,政府还未安排新人去接替这个本丸。踏入本丸范围,失去主人的药研有礼地接待他们,态度恭恭敬敬,其他刀看到她亦勉强点头微笑。她走到居间就停下脚步,跟这个药研说不用带她去其他地方。他没说多余的话,一个字「是」和眼神接触就能交心。她坐在缘侧,望向前方一动也不动,四十五分钟后站起身,向药研点头道别,跟近侍一起离开伤心地。 回家后她默不作声,晚饭时间也不下去吃饭。近侍捧餐上楼,敲门不听她回应,便直接拉门进入。她伏趴在桌上,一室鸦默鹊静,只有很轻的啜泣声。他放下晚餐,抱紧她发抖的身躯,一次又一次温柔抚扫,思考过后在她耳边说出:「哭吧。」
她转身埋在他怀里,双手将他的身体压紧,好像怎样也不够近,她的声音在室内回响,不是亡亲的断肠痛,但也令人心痛。他轻拍她的肩背,等到她不再哭才帮她抹眼泪,安慰她。她看到搁在一旁的晚餐,问他为什么不提她吃饭,弄得现在饭菜都凉了。近侍投以微笑,踮脚吻上额头,声音无比温柔,「饭菜凉了我再去做,大将不再哭就够了。」
再捧上餐点,她已经洗过脸,眼睛虽然还是有点红肿,但是她比刚才好多了。近侍看到她不断夹吃乌冬的模样,幸福的吃着自己做的食物,便觉心满意足。
现在她已经没那么难过,就算有很亲密的朋友辞职离去,也不会再哭,只是有点无奈和失落。因为见过很多次了,有人暗堕结果被清理本丸,亦有人濒临边缘,故提早离职。走的走,活的活,她担任审神者已有十一年,在这方面有相当经验。近侍知道她其实不是真的习惯,只是无可奈何,因为就算再执着也是无力挽回。她曾经问他这么在意好吗,他说不一定很好,可是一定不坏。她对于她现在的感受解释为心冷,不至于心死的地步,她又喝下一口热茶,说心冷是无药可治,劝他还是早日放弃她。近侍吻上她的唇,二人唇舌相交,拥抱缠绵,身贴身,直至快将窒息才放开。他刻意伸舌在她面前展示舌尖上的银丝,道:
「就算药石无灵,我也不会放弃你。」

明明是因为朋友的事而有点不开心,所以去码文表达感受,但是码不出那种感觉( ˘•ω•˘ )

评论 ( 4 )
热度 ( 12 )

© 叛逆的咸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