叛逆的咸鱼

不求蕩氣迴腸,只求平淡細膩
文圖雙修,產糧速度慢
自家cp是賀縈x藥研

435年后,我还是一把名为药研藤四郎的刀

【更正:经@棋嫣※莫琴歌@失语恶徒的指正, 药研是被重新锻造,就像萤丸那样,而非被找回烧失的本体,真正的药研的确是不存在,之前造成的误会很抱歉, 虽然没有找回真正的本体,药研还是回来了 (๑•̀ㅂ•́)و✧】

#乙女向

#文不对题

#作者竟然能夠在一天內碼完一篇文,明明平日都要两天以上Σ(*゚д゚ノ)ノ

#婶婶有名字

药研在草药室整理他的百子柜,听到从远处传来的脚步声,那人的步伐很急,倏然,啪地一声,步伐停止了。他走出去看看,她摔倒了,但是随即又站起继续跑向他,不顾膝盖的伤口。她飞扑在他身上,还好药研反应快,及时抱住她,才不致跌倒。他不明白今天是什么大日子,问她为什么这么高兴,她想了想,良久,她在耳边说出简单不过的四个字:「欢迎回来」

药研伸出双臂,将她搂紧,「嗯,我回来了。」

沾上消毒酒精的棉花球印在伤口上,痛楚的关系令贺萦往后退,他笑着说:「觉得痛吗?那刚才为什么在跑呢?」

「因为高兴嘛……毕竟你被重新锻造修复了……」

他明白,她总是对他的事很上心,当初得知他的历史时,她抱紧他,声线听得出伤感,

「我知道了…你的事我都知道了…」

他对此其实不以为然,本能寺之变过了这么久,一切都看透了。况且就算执着,事实也不会改变。他的确是烧毁了,信长的确是死去了,明智光秀的确是叛变了。时间是不能改变,就算是谁也不能改变过去,也不应妄图改变。现在因为新主人得到重生,就要好好效忠对方,宁愿折断也要保护她的性命。相处了一段时间,他渐渐留意到她的优点,理解到纵然她比自己脆弱得多,可是她很坚强很强大,强得令人信服,令人想好好保护,她很关心自己这一点更是可爱,明明跟自己无关,却这么在意,令人放心不下呢。

回忆过初期的往事,思绪回到现在这刻,都过了一年多,不,如果算及以前的她,已经接近十年,

「大将果然很在意我啊……可是太在意不行喔。」

他搁下消毒工具,对她投以苦笑。她不懂,凑上前眨眨眼,一脸天真,「为什么不能太在意?」

他蓦地将她拥入怀中,咬上她仍未发红的耳垂,留下点点红印,伸舌将痕迹舔遍,向着她的耳边说话,

「因为太在意的话会被我吃掉啊~」

睡前贺萦揽住棉被辗转反侧,虽然心情早已平复,可是还是睡不着。药研见她抿嘴苦恼的样子,于心不忍,走去草药房抓药,为她冲一杯失眠安神茶。她看看杯中的龙眼肉和百合等五种材料,吹吹表面的热气,细啄一口,像小猫那样舔舐。意外地,味道挺易入口,一点也不苦。她素来身体不太好,要定时服药调理身体,药研冲制的药很苦,偏偏她怕苦,为此,他特地给她几颗化核嘉应子,有时会给她山楂片。虽说起不了很大作用,可是聊胜于无,而且也是他对她的小小心意。喝多了她没那么怕苦,逐渐适应苦味,不过有个习惯一直改不了,那就是要在服药后吃嘉应子或山楂片。喝完安神茶,她将今天一直想问的问题道出︰

「为什么你看上去还是跟平常没俩样?明明你被重新锻造修复了,但我不见你特别高兴…」

药研脸上挂着浅笑,他伸手放在她的头,温柔小心的摸着,

「欣喜之情还是会有的,不过对我来说,保护大将才是最重要,没有大将就没有现在的我。」

二人相拥而睡,她蜷缩身体,埋在他的怀里。他轻拍她的肩背,直至她入眠。

无论有或无,你就是你,不会改变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当看到药研被重新锻造修复了的时候,当下的心情真的很激动,可是说不出什么话,我从没想过这事真的会发生,因为根本是奢求。冷静下来之后,想了想一件事,就是药研他会有什么感受,我觉得他不会有很强烈的情感,因为这件事情并不是非常重要,就算有没有本体,他还是我们的刀,我们仍是他的大将,关系是不会变的。

他一直都是我所爱的药研藤四郎。

评论 ( 23 )
热度 ( 44 )

© 叛逆的咸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