叛逆的咸鱼

不求蕩氣迴腸,只求平淡細膩
文圖雙修,產糧速度慢
自家cp是賀縈x藥研

【药婶】520小甜饼

#乙女向

#终于有一次能赶及发节日贺文

#我说其实是昨晚发,你信吗(ゝ∀・)

贺萦从没出国旅行,不是因为没兴趣,而是基于没钱这个问题,故此她去机场的次数少之又少,今次是她第二次去机场。她一直与旅行无缘,她来机场只是因为去送别朋友。虽然不是自己去旅行,可是难得有机会去机场,她还是会觉得期待。

昨天的期待跟今天的精神是两码字的事,今早醒来时贺萦还是迷迷糊糊,她有点呆滞的看向药研,澈蓝的眼眸眨一眨,抿住嘴唇的样子甚是可爱。他搂住她的腰,眯眼亲亲额头,给她一个早安吻,

「早安,我的大将~」

「唔……」

她躺在他怀里,就像抱住一个抱枕一样,头发轻轻磨擦他的胸口,唇齿间泄出几声呢喃。难得一见她不起床,如果不是今天有要事,药研真的不会叫醒她,不过时候已经不早了,再拖延下去可能会迟到,便推她去洗手间。洗脸刷牙也是他代为效劳,他卷起她的衣服,准备帮她更衣时,她才醒过来。她低头看看他的手,立即后退,

「你在干什么?」

「我在为大将更衣啊,不行吗?」

「我自己来就可以了!」

她不断挣扎,他反握她的手,另一只手继续为她褪去衣服。无奈之下她放弃挣扎,他摸摸她的头,继续解开她的睡裙的带子,布料散落在脚上,微微隆起的双乳展露在眼前,她连忙用双手遮住,低下头叫他别看,药研没说话,只是默默为她穿上衣服。然后对着镜子梳理她的头发,遇到打结的发丝,便轻轻将两撮青丝解开,完全不会弄痛她,这样的技巧只有药研能够做到。以前照顾她的政府职员并没有这份温柔,他经常弄痛她,不过再痛她也不会开口。现在被药研宠多了,她不再默默承受,开始学懂说一个字,痛。

乘坐通往机场的列车,贺萦望着窗外的景色,沿途都是山林,不然就是旁边有另一条行车线。看的是林木,想的是机场,一想到待会抵达机场,就不自觉勾起一抹甜笑。药研明了她的想法,笑了笑,道:「大将这个样子真可爱~」

她的笑容顿时收起,鼓起腮帮子嘟嘴嚷着:「我一点也不可爱……」

他揉揉她的头,「大将在我眼中,怎样都是最可爱的,尤其是你现在的样子,令我想欺负你呢~」

「为什么想欺负我……」

他从后搂腰,脸埋在她的颈窝磨蹭,碎发令她觉得有点痒,她推一推开他,怎料他亲吻颈项,温热的气息喷在肌肤上,她的身体缩一缩,他偏偏抱紧她,舔舐刚才吻过的地方,在她终于忍不住,发出轻微的喘息声,他满意的停下动作,

「因为大将被我欺负的样子更可爱~」

药研说完这句之后,贺萦一直默不作声,连一句到了也不说,直接用手指指示去哪个车门。他知道她在闹脾气,可是更着急的是她还没吃午饭,早餐又只吃了很少,饿太久对身体不好,于是他随便带她去一间餐厅吃饭。他以为吃过饭她就会好一点,怎料这间餐厅正是令她心情更差。这间餐厅的服务态度不好,侍应说人很多,叫他们快点餐,别支支吾吾,又叫他们别面对面的坐着,要留位子给别人。侍应的态度加上骆绎不绝的人流,令人们都不敢放慢,尤其是她。贺萦狼吞苦咽,将没切好的片状沙河粉放入口中,尽管汤汁不好喝,墨鱼丸不弹牙,她也照吃无误。药研知道她的心情仍没变好,可是现在直接说出来没有用。离开餐厅,送别了朋友之后,他带她去一旁坐下。紧紧握住她的手,直视她双眼,眼神认真诚恳,道︰

「对不起,我不是觉得你被欺负更加可爱,那样说只是想……」

她轻吻他的唇,打断他的说话,「其实我也要说对不起,我闹脾气是因为刚才肚子饿。从小到大,每当我饿着肚子,我就会觉得不高兴,就算是件小事,也会觉得烦躁不悦。我明白那句话的真正意思,我只是不喜欢经常被你调戏,还有你赞我可爱时其实我很高兴,真的……」

「没关系,大将不生气就够了,大将刚才的样子不太可爱,还是你笑起来最好看。」

双颊瞬间泛起潮红,她害羞得把脸埋进他胸口,声音小得像蚊子,「真的吗……」

「当然了,给你幸福是我的责任,我不会让你再过以前的生活,因为我爱你。」

昔日你活在黑暗,不见一道光,但今后你不一样,因为有我在。


评论 ( 12 )
热度 ( 36 )

© 叛逆的咸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