叛逆的咸鱼

不求蕩氣迴腸,只求平淡細膩
文圖雙修,產糧速度慢
自家cp是賀縈x藥研

【药婶】雨天的告白(上)

#乙女向

#下大雨时请留在室内,别马上冲出去,真的

#除非你想生病( ˘•ω•˘ )


我看着自己浑身湿透的样子,慨叹自己为何傻傻的冲出去,还说什么要当勇士……

上完早上的公共课,一步出礼堂便听到雨声,不是滴答滴答,是滂沱大雨,光是看到屋檐的水一直倾泻,便令人却步。人们都留在室内等待雨势减少,大家就算有撑伞也不敢走出去。我当时正饿着,一心想着快点回去,于是跟基友挥手,说要充当勇士,接着便撑起伞子冲出去。一踏出校园,雨水马上渗入鞋子里,多走几步便感受到鞋子和袜子都湿透了,黏住我的肌肤。我倏地想起背包并不防水,便将伞向后倾,可是这样前面便遮不了,结果我选择牺牲我的背包,去保住我的身体。好不容易走到新校舍,衣服已经湿透了,我以为到室内让冷气吹吹会好一点,怎料愈吹愈冷,不消一会,已经冷得发抖。于是连忙离开校舍,不等雨停又出去了。

走到现世的政府大楼,我还是湿漉漉,年轻的政府人员看看我一眼,说︰「你这样不怕弄坏我们的传送阵吗?坏了你就回不去喔。」

你们的传送阵不是以灵力运用吗,怎么会是电力,而且要是漏电的话,死去的也是我吧。就算真的会死也要回去,不然他们会担心,我朝他反白眼,便朝传送阵踏出一步,蓝色的光晕在地毯泛起,很快又消失了。

什么?MD!你真的不让我回去?

在一旁吃瓜的政府人员捧腹大笑,「哈哈哈你看看你σ ゚∀ ゚) ゚∀゚)σ,我可是提醒过你喔,要是真的弄坏了我可不负责~」

我望见他笑到哭的样子,恨不得现在一拳揍过去,或者告诉我的刀,叫他们尽情打这个人,我相信他们不会手下留情,我亦不想他们这样做。好了,老娘不管了,老子要回家。我再次踏上阵式,我这次使用了点灵力,也是不成功,我没有就此放弃,我试了上二十次还是不行,连一直在旁观察的政府人员也不再取笑,过来拍拍肩安慰我,「或者你明天再来就没事了……」

我不再压抑内心的不满,直接说出来,「明天?我想今天就回去,最好现在就做到,老子身体虚弱,需要回家找药研充电!」

被我当成出气袋的青年见我如此顽固,便急忙走去找其他职员,回来之后向我躬身赔罪,「对不起!传送阵正在进行日常修理,所以刚才你一直进不去。再等一下,十五分钟后就会修理好。」

「……」我内心有无数个mmp想说,不过我按住冲动,坐在一旁等待时间过去。

看了窗外的风景十分钟,在洗手间思考人生五分钟,终于挨过了。我奔向传送阵,一边大喊︰「药研!我来了!」

这句话我一直说到药研看到我为止,他轻笑几声,不解的问我,「怎么了?大将你生病吗?」他伸手摸摸我的额,发现我的体温偏冷,脸上的微笑马上收起,他一摸到我湿漉漉的衣服便大为紧张,一把抱起我去卧室,我的脚一触地就帮我脱下书包和外套,我尝试挣扎他说︰「快脱掉,不脱的话你会感冒的。」

「我不想脱。」

「大将……你是否非得要病了才听我的话?」

「……我脱就是了。」

「乖孩子~」

他帮我执起一套衣衫,推我去浴室里,我问为什么要洗澡,他靠上前凝视,他的眼眸仿佛是吸掉灵魂的镜子,我别过脸不断退后,连快要撞到墙也不知,幸得他伸手托住我的背,「大将,小心点。」

「嗯,谢谢……」

这么近的距离令我心如鹿撞,我完全不敢去望他的眼睛,偏偏他捏住我的下巴,「大将怎么不看我的呢,我很可怕吗?」

「不是……」

「是吗…可是最近你都在躲避我,我以为大将很怕我呢……」他松开手,微微低头,眼神闪过一丝失落,我当下只是接过他手上的衣服,匆匆走去洗澡,没有回答他的问题。

浴室总是人思考人生哲理的地方,我的脑海一直浮现方才他的表情,其实我最近的确在避开他,因为只要看到他,尤其是当他回眸一笑,便会觉得羞涩,好想对方看不见自己。偏偏他是近侍,自然是跟我接触最多的人,而且他一直在照顾我,不论是工作还是日常琐事,他都会关心都会处理,作为近侍,他的工作表现简直无懈可击,甚至说他完美也不为过。

可是近日只要看到他就会有种奇怪的感觉,尤其是他在我身边的时候,或者拉开距离会好一点吧。

虽然不太想这样做,可是我还是作出抉择。我将近侍换了,担任了近侍一年多的药研换成信浓。意外地,我通知药研时他并不惊讶,他没有问我原因,只是平淡地说我知道了,便转身下去告知信浓,

这句话明明没有特别意思,但还是觉得莫名失落……

评论 ( 18 )
热度 ( 22 )

© 叛逆的咸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