叛逆的咸鱼

不求蕩氣迴腸,只求平淡細膩
文圖雙修,產糧速度慢
自家cp是賀縈x藥研

【药婶】命中注定

#乙女向

#黑道paro

#架空都市设定

一.

「轰!」

枪口的烟硝仍然未完全消散,留有余温,倒在地上的尸体也残留余温,他们仅看一眼便转身离开,血液沿着小巷肮脏的混凝土流至旁边的小渠,等待被人发现。她躺在沙发上,一边喝珍珠奶茶,一边看一部以警匪为题材的剧集。药研搂住她的腰,跟她一起渡过慵懒的时光,有时他会觉得奇怪,明明他就是黑道,但她还是会看这些不真实的警匪片,有一次她看到其中一个主要角色被警察射杀时,突然心生忧虑,问他一个问题,「如果黑道真的是这样,我们还会在一起吗?」

「就算你不爱我,我还是这么爱你,我会一直守护你。」

他拾起她的手,往嘴唇一吻,用眼神告诉她他的爱,他的回答让她明白,黑道也是懂得爱为何物,甚至比普通人更加深情,她记得当初遇见他,他也是这么温柔,不说还真不知道是的称霸黑道界的粟田口集团……

二.

难得有空与闺蜜聚会,她稍微放下平日的戒心,去跟对方一起逛街,在大大小小的时装店逗留,虽然她对打扮没什么兴趣,可是也不太抗拒。二人步出店铺时,碰巧遇到一宗抢劫案,她们听到女士大喊︰「有人抢我的包包啊!」助人心切的她当然马上飞奔过去,可怜的闺蜜早就习惯了,她就是那样正义感满溢,助人永远放在首位,为了素未谋面的人可以连自身也不顾,面对这样的好友,她只能在心中默祷。至于在飞奔的女生,她很快已经锁定贼人,根据他跑向转角的方向,她猜到他是想走向公园,透过走进人群去隐藏自己。她脱下皮鞋,拿起其中一只扔过去,她的手与鞋连成完美的抛物线,直下贼人头顶。她追上去,准备将他反手锁擒。对方猛然拿出长刀反抗,纠缠间她不慎被刀割伤手臂,鲜血直流,虽不算很深可是也能见血肉。在他再次挥刀的一刻,有个男子伸手招架,右手顺势使出肘击对方颈项,再用膝盖撞击肚子,对方双手捂肚,武器直坠地面。热心的途人见他无力招架,便去帮忙按住贼人,亦有人去报案。她定睛观察,那个男子很瘦削,加上苍白的肌肤,若非亲眼看见也不信他能打架。他转身屈膝,眸色温和,低沉的声音与年轻的外表形成反差,「小姐你受伤了,来,我帮你处理伤口。」

「不用了,这点小伤我回家处理就行了。」

「放心,我是医生,我懂得怎样处理伤口。」他托起银框眼镜,从黑色的小包包中拿出急救工具,他用敷料按住伤口,待止血后用沾上消毒酒精的棉花清洗,他纯熟的技巧和认真的神情都很吸引,她觉得好久没有这样留意一个人,而且对方跟自己素未谋面,大家应该不会有机会再见面……说时迟那时快,伤口已经包扎好,他撕下笔记本的一页,拿出钢笔写上一个电话号码,递到她面前,「这是我的电话,如果伤口受感染了,可以打电话找我。」临走前他不忘叮嘱她怎样处理伤口,还有各种注意事项,也许是因为他清秀的外表,所以她不觉得他唠叨,反而认为他很细心。她目送他的背影,再看看手中的白纸,便觉心很暖。

这就是他们第一次遇见对方。

三.

「药研~我要的东西你买了没有~」

一辆黑色七人车驶至他面前,摇下车窗,坐在后座的乱带鼻音的向他撒娇,他拉开车门坐在前排,待厚开始驾驶才说话,「刚才发生了点事,所以我没有买。」

「药研你这个大坏蛋(。•ˇ‸ˇ•。)看人家拿小拳拳捶你胸口(。• ︿•̀。)」

「别闹了,乱,我相信药研他没说谎,不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」

「厚,果然还是你懂我。我刚才遇到了一个有趣的人。」

他从口袋拿出一条方才捡到的项链,指尖摩挲镶嵌了蓝玉髓的项链,钻石幼管连着颈圈和水晶,它的设计不是很突出,可是优雅脱俗,令人百看不厌。厚留意到他手中的项链,他一眼就看得出这个饰物不属于药研,好奇地问道,「这个是属于你口中有趣的人吗?」

药研点点头,他记得这是在她追捕犯人时掉失的,明明处理完伤口便可交还,但在神差鬼使之下,他将项链藏起来了。当时看到她与贼人纠缠,连自己受伤也不顾的画面,他便浮现要好好保护她,免她受伤害的念头。他处事素来有原则,虽然该杀的会下手,但是一般老弱妇孺他绝不伤害。在腥风血雨的世界活着,所见的都是罪恶,良久未见光明,他和其他兄弟已算是数一数二的良好青年。这样不顾自身,满腔正义的人他已经好久没见到,他知道不是完全没有,只是太稀少了,可遇不可求。难得遇到了,便想捉紧不放手。

等我,我一定会找到你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没有下一章,应该没有_(:3 ⌒゙)_

纯粹是作者突然缺粮,非常饥渴下的产物( ˘•ω•˘ )

评论 ( 5 )
热度 ( 24 )

© 叛逆的咸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