叛逆的咸鱼

不求蕩氣迴腸,只求平淡細膩
文圖雙修,產糧速度慢
自家cp是賀縈x藥研

【药婶】按摩椅

#应该算是糖吧?

#作者最近这个星期都觉得肩颈痛,所以就想要按摩椅(´・ω・`)

踏入期末,少女又开始为作业而拼搏,每天安排出征成员,远征,内番等便回到书房,日以继夜,夜以继日的工作,短则四小时,长则十二小时,如非必要,她不会离开电脑半步,就算药研来到,她也只是斜看一眼,便继续埋头苦干。由于长久维持同样的姿势和动作,她的肌肉受到了一定劳损,当中肩颈的损害特别严重,导致最近几天后颈都觉痛楚。在痛楚的困扰下,她终于意识到问题有一定严重性,于是她不惜一掷千金,花费数千小判去买一张按摩椅,当然博多并不知道,光是这阵子补充通行手形已令他不悦,若被他发现,后果应该不堪设想。

千算万算,她还是算漏了一件事,她轻视搬运这个问题。店主看到她一个娇小的女生前来,再三询问她需不需要帮忙,她摇摇头,坚信自己平日能够挥刀杀敌,推按摩椅应该不是难事。现在后悔了,光是离开店家已经要花一段时间,更别说之后搬到本丸,她只好慢慢推回去,沿路她都低头回避别人的目光,也因为这样她不小心撞到一个人,还没察觉撞上什么,对方已经绕到她身边,一句「大将」吓得她立即抬头,连问他原因也说得结结巴巴,对于她此种反应他觉得无奈,「这句话该是我问大将才对,为什么会在这里呢?」

「……我在推按摩椅……」

「我帮你吧,大将。」

沿路她一直在旁观望,平日只要她凝视他一阵子,他就会凑上前,问她在想什么,她会顿时向后退,然后说没什么。他平常会回答「是吗?我见大将想得出神,以为有什么事情呢」,但是偶尔会继续凑前,不放过她,直至大家的唇快要碰上,喷出的气息连对方也感受到,这样微小的距离最令人心如鹿撞,她总想快点逃走,偏偏他喜欢逗留一会儿,用感官去观察她的表情,看够了才慢慢退后,回到自己方才的位置,继续工作。而这次他没有走过去,他继续默默推回去,既然他没话要说她也没说什么,反正机会还有很多,不急着。

晚上,少女继续手上的工作。坐得久了,颈又开始有酸痛,她揉一揉后颈,这个简单的动作于她是近日的习惯,于他是身体的警号。他闷声不响地走到她背后,问也没问就开始按她的肩,触及肌肤的瞬间,她站起身,捉住他的左手,准备借力将他摔倒,过肩摔本是很厉害的招式,一旦命中马上给予对方重击,可是相处久了,药研知道她的反射神经很敏锐,所以马上环住她的腰,咬上右耳,舌头围着耳背而旋,舔到湿润后舌尖戳弄耳垂,亦不忘弄出水声。她受不了这样的攻势,终于松开他的手,让他按摩。药研拨开碎发,抚上白皙的颈项,凝视着微微隆起的椎骨。他知道,她有轻微的颈项侧弯,这个问题其实早就提醒过,可是她不听,事到如今也只是去买按摩椅,并没有正视问题,他稍微捏一捏,坏心眼的笑着说,「大将,为什么你会买按摩椅回来呢?」

「因为肩膀和后颈痛嘛……」

「真的吗?可是今天下午大将还在推按摩椅呢~」

「我当时在忍痛……」

见她如此坦白,药研决定不再戏弄她,他温柔的搓按双肩,力道不轻也不重。她安心的靠在椅背,闭上眼享受肩上的触感,什么也不用顾虑,不用烦忧。她忽然想起,好久没有这么放松过,自漫长的学习生涯开始,她就经常为作业和考试而奔波,除此以外还要应付人际关系,她有时也会觉得心累,不过她知道跟人倾诉也没用,因为朋友本来就是必需品。就算到了现在,她还是要天天应对溯行军,到演练场接触形形式式的审神者,感觉生活都没什么变化……

「……将,大将」

「大将,大将!」

他的叫唤让她回过神来,她惊讶的看向他,迷茫的眼睛一眨一眨,原来已经结束了,他留意到她失落的样子,从后搂上她的腰,「怎么了,大将?」

「我觉得…我好久没有真正放松自己,什么也不去想……」

「既然如此,大将不如再来一次?」

「嗯,好啊…」

如果这样的时光能够再多点,跟他的距离能够再近一点,这样就满足了,少女躺在药研的怀中,勾起甜笑享受午后的这个美梦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最近在纠结一个问题,到底怎样才是乙女向,怎样才是糖。回望这阵子的文,感觉自己写的都是玻璃,好像不会写糖,可是大家较喜欢吃糖,原谅我这条只会吐玻璃,不会吐糖果的咸鱼吧( ´•̥̥̥ω•̥̥̥` ) 

评论 ( 8 )
热度 ( 28 )

© 叛逆的咸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