叛逆的咸鱼

不求蕩氣迴腸,只求平淡細膩
文圖雙修,產糧速度慢
自家cp是賀縈x藥研

【药婶】无力

# 渗有微量主线剧情
# 婶婶有名字
# 作者不知自己写了什么 ( ˘•ω•˘ )
贺萦又进入了她的拼搏期,每当踏入这个时间,她的笔电就会插着绘图板,入耳式耳机和充电宝,有时甚至插上外接硬碟座,而笔电和手机则经由插在拖板的电线充电,确保连续数个小时不会耗尽电力。药研已经劝告她好几次,一来是电量负荷过大,轻则造成短路,重则导致火灾;二来是电线缠在一起,容易积聚尘埃,亦较难清洁电线表面。然而贺萦置之不理,继续埋头苦干工作。有一次,药研受不了,打算帮她整理好凌乱的电线,她马上瞪着他,警告他不要动一分一毫。他心知她就是这样,她的桌子,她的书柜也是不能被别人整理,只可以由她整理,即使觉得不好也不能有异议。
今天,她继续埋头做动画,一做就做了五个小时。坐得久了,肩颈和手都觉得僵硬,正当她打算站起来,却被那捆电线绊倒,手脚都被电线缠住,尝试活动却缠得更多。刚好药研在这时找她,一拉开门便看到她狼狈的模样,手臂手腕都被绳子绕上几圈,腰间也有,一路缠至脚踝,他笑着问道:
「噗…大将需要我帮忙吗?」
「不需要!你笑什么?」
「真的不需要吗?那我走了~」
「你走吧!我,我自己也能解掉!」
贺萦低头尝试解开,可是太多线交错,解得一圈又有新一圈,她实在没这样的耐性去解开,药研望见她鼓腮放弃的样子,甚觉她很可爱,忍不住从后抱上去,轻轻在腰间搓按,她想要制止却被对方捉住,
「坏蛋!」
「我很坏吗?可是我想帮你喔,大将~」
「你想怎样帮我……」
「当然是帮你解开身上的绳~」
「……好吧。」
他不急着帮她,他倾身向前,咬住耳垂,又是吮吸又是舔吻,不时喷出热气,故意按住她的身体,不让她打颤,更不能反抗。她很快就像受惊的小动物,将自己蜷缩起来,他见状便不再欺负她,宠溺的抱住她,
「听我话不就没事了吗?」
「……为什么要听…」
「我是为你好啊,大将。」
「你比我妈还要烦。」
「大将的母亲不是很早就离开了吗?怎会知道我比她更烦呢~」
「……那只是比喻!坏蛋药研!」
她握拳捶打他的胸口,不断嚷着坏蛋坏蛋,这种撒娇的方式他非但不讨厌,更是觉得很可爱,内心不期然浮起欺负她的欲望。他宠溺的抚摸她的发顶,指尖穿过凌乱的细丝,将之一一理顺,打结的,解开发结,动作既小心又轻柔,生怕弄痛她。梳理期间无意中看到一缕白发,他知道人老了就会长白发,从乌黑褪至斑白,再褪至银白,再浓密也会变得稀疏,男女亦如是,虽说她还是正值芳华,可也会终老。据说,早出白发的人会较别人老得快,那么她也会较早香消玉殒吧。明明知道人终会逝去,但还是不舍得她离开,他记得狐之助说过如果她脑部的瘀血还是久久不能散去,那么她只有两个选择,一是回到现世,选择死亡,二是成为幽灵,放弃转世的机会,永远留在这里。他不介意她是人是灵,不过她介意,她不想得到永生,她自知自己无法忍受永恒,正因为时间有限,她才会珍惜与他的感情,珍惜在本丸的生活,当有限变为无限,她终会生厌,厌倦所有,渴慕死亡来终结这一切。
既然她不愿意,他也不会强迫,他认为神隐是两个人的事,同样爱情也是。她不接受,他就不会贪求,他仍然会在旁守护,只是去认清一些事实,学懂不去跨越界线,永远站在界线外观望,就算有时会觉得痛,也不会追求,够了,这样就够了。所以当贺萦接受他的告白时,他是非常欣喜,当下忍不住倾前身体,按住她的后脑,唇轻轻点上唇,一次又一次,直至她红着脸跟他说「够了吧」才放开。好不容易得到,要在短时间内学习放手,实在不易,但是当来到了,又能够不放开吗?
面对生命,神明也是如此无力。

评论 ( 9 )
热度 ( 10 )

© 叛逆的咸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