叛逆的咸鱼

不求蕩氣迴腸,只求平淡細膩
文圖雙修,產糧速度慢
自家cp是賀縈x藥研

【药婶】病人不计算

#乙女向

#说好的发糖

人,是生命,生老病死是为必然,尤其是病,大病小病,风寒热邪,百种皆曾缠身。每次患病,必感难受,身神俱疲,无力工作,故此人们总会有这个愿望:身体健康

今天,我病了,我这次是因为连续几天睡眠不足,加上季节转变导致。明明只是普通的伤风感冒,大家却紧张非常,真是的,感冒对我只是家常便饭,根本不会夺去生命。我向他们解释,但都不相信我的话,不准我踏出房门半步,这是禁足吗!我可是你们的主人!

我忍受不了这样的约束,爬上木柜,打算跳窗而出之际,我听到熟悉的低音炮,往日我可能会喜欢听到他的声音,但此刻我一点也不想听到,因为他又会对我进行说教。

「大将!你想干什么!快点回来!」

「不要。」

论速度,人当然是拼不过短刀,可是论智慧,人可能拼得过!我随手拾起几本书丢向他,然后伸出头,准备,

!我被他从后拦腰抱住,手指不安分的揉捏,耳边磁性的声音容易令人放松,他就是有这种魔法啊,

「知道错了吗,大将?」

「……不知道」

「不知道吗?看来我要用别的方式让大将明白~」

双腿突然凌空,腰间被有力的搂住,我恐慌的蹬腿挣扎,「等等!你想干什么?」

「当然是给坏孩子惩罚啊~」

他一路抱着,将我放在床上,一手按住我的肩,另一只手扯开领呔,露出锁骨和喉结,泯住下唇,笑眯眯的看向我,明知有毒,可是面对甘甜的诱惑,还是坠落了。他的拇指捏住下巴,点上我的唇,轻轻啃咬,我没有推开,只是咬唇反抗,舌尖舔舐下唇,偶尔轻戳缝隙。多次的戳弄,加上他模糊不清的耳语,「别咬…我想要…」,我忍不住张开嘴巴,默认他攻城掠地。灵活的舌头撬开贝齿,扫过上下颚和内腮,卷缠我的舌,待我无法呼吸才放开。他见我大口喘息,翘起嘴角舐唇,

「还是学不懂换气吗~」

「哈…不,不是……」

「那么,我们再来一次吧,大将。」

「不要,唔…」

再次被吻,我还是不会换气,药研放慢速度指导我,手指从肩膀抚至腰间,在腰间和胸部徘徊,指尖不时在茱萸上打转,舌头慢慢将上唇舔至湿润水莹,这次我主动张嘴,允许舌尖描绘我的牙齿,勾画舌苔,舌根,猝不及防他退出舌头,只是点吻我的嘴角,吮吸流出的津液,稍微拉开距离,倏然,我的舌头被温热的口腔吸吮,但一直得不到其他接触,好像被他团团转,几番躲闪之后,又突然压上舌头,不断搅动纠缠。我喘着气问他:

「哈…你…你这个坏蛋…」

「坏的不是你吗?大将~」

「我,我哪里坏!」

「不听医生的说话,还打算跳窗逃走,难道这样不是坏吗?」

「我,我是大将,我想怎样就怎样!」

「可是大将现在是病人,病人不计算~」

「你,你!」

我伸腿去踢他,却被他捉住,手指从小腿抚上大腿内侧,揭开轻薄的睡裙,我看不到他在裙下干什么,只是知道一定不是好事,他探出头来,笑着说,

「大将,只是接吻已经湿了?」

「坏、坏蛋!」

他按住我,帮我盖好被子,刚才坏心眼的笑容已经不见了,现在又回到他平日温柔宠溺的样子,他亲上我的发额,说︰

「我帮你去拿衣服,你等我。对了,这几天的工作我会负责,早点休息吧,大将。」


评论 ( 26 )
热度 ( 55 )

© 叛逆的咸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