叛逆的咸鱼

不求蕩氣迴腸,只求平淡細膩
文圖雙修,產糧速度慢
自家cp是賀縈x藥研

【药婶】糖果引起的小风波

#随意摸的鱼
#自己家的药研和审神者,含私设
#群组聊天时产生的脑洞

贺萦认识了其他审神者后,慢慢有了自己的社交圈,平日会透过手机跟朋友聊天。她加入的一个群组正是芸芸审神者交流之地。今天,她的同事兼朋友——凛音在群组说爷爷的衣服藏着糖果和布丁。贺萦忽然冒起一个想法,她的三日月会否也有糖果呢。她前往缘侧,督见三日月的背影,他穿着狩衣,坐在前方面向庭园,旁边放着饭团和茶。她放轻脚步绕到他身边,随即扑倒他,以居高临下的姿态骑在他身上,他神态自若的看着她抚摸,任她的手四处游走。
「怎么没有的……?」
她搓揉他的衣服,然而还是找不到。她抿嘴看向三日月,想扒开他的衣服摸索之前,药研碰巧看见,如果经过的是其他人,大概会吓得不知怎样反应。他飞奔上前,问:「大将在干什么!?」
「药研?听说爷爷身上有糖,可是我找不到……」
药研按住额头,他知道一定是凛音说的,不然大将不会做这种事。他拉走贺萦,带她到一旁,让三日月先整理好衣服。 「大将,三日月旦那没有藏着糖果,而且这样找不雅,下次别这样了。」
「嗯,我不会再这样的了……」
「大将知错能改就好了。」药研轻抚她的发顶,然后又去看看三日月整理好衣服了没有,见三日月如方才坐在缘廊处,便道︰「三日月旦那在等你,大将快去吧。」
「爷爷,」三日月转身一看,是他的主君,她满脸愧疚的向自己走来。他拍一拍自己的大腿,祥和的笑着,她站在原地,向他躬身道歉:
「刚才的事对不起……我以为爷爷跟凛音家的三日月先生一样,会藏起糖果玩耍,所以才这样做……对不起!」
话落,三日月仍然保持微笑,他向她招招手,「小姑娘坐下来吧。」
贺萦这才腼腆的坐在他腿上,拘谨得不敢挪动。他抱住她,处之泰然:「我从没怪责过小姑娘,小姑娘只是误信朋友的说话而已。说起来,小姑娘很少跟我玩呢,以前看到小姑娘总是在远处看书,很少找爷爷呢。其实爷爷很想跟你玩,呐,以后多点陪爷爷可以吗?」
「嗯,我会多点陪爷爷,跟爷爷玩的。」贺萦抬首,眉眼皆弯,温柔又灿烂的笑着。三日月凝视她的笑容,轻轻抚扫她的背,从前的她没这样笑过,大概是认识了朋友,变得开朗的缘故吧。
「说起来,小姑娘是不是想吃零嘴?」三日月掏出梅干,喂给审神者吃。她小口小口的咀嚼,吃完才问三日月怎么会有零嘴。这时候,药研走过来,席地而坐。他伸手想要将贺萦抱回来,不过爷爷一把搂得更紧。贺萦不明所以的靠着三日月,背后便是他的胸膛,这一举动对药研来说无疑是火上加油。
「大将,过来。」
「怎么了,药研?」
「爷爷还想继续跟小姑娘玩呢,药研不允许吗?」三日月扬起袖子,若有所思的看向药研。碍于恋人在前,药研只好压住醋意,
「不是,只是大将坐在三日月旦那的大腿上,大腿不会酸吗?」
「啊…抱歉……」贺萦闻之连忙离开三日月的怀抱,她一站起便被药研拥入怀中。如此一来,他的醋意荡然无存,不过以后还是得多点看着她才行。

夜,药研经已入睡,同床的贺萦赫然睁开眼。她看了药研一阵子,确定他睡得正酣才摄手摄脚的离开。她轻轻拉开被子,使药研的脚踝外露。刀剑男士纵然是付丧神,以前本是跟随大名或将军的刀,警惕性特别高。听凛音说,在睡觉时抓他们的脚腕会吓他们一跳。这样的话会不会看到他们鲜少表露的一面呢,因此贺萦决定整夜不眠,静待时机。她伸手抚上药研的脚,他迅即惊醒,并一手握住本体,要不是看到恶作剧的人是大将,早就一刀砍下去了。
「大将?怎么……了?」他看向覆在脚腕上的手,她连忙抽回去,快速爬上床睡觉,而且故意背对着他。
大将这是害羞了吧,不过玩弄一下也绰绰有余了。
药研从后环抱着她,她愈是挣扎,他抱得愈紧。
「呐,大将,」耳背不断有吐息喷来,低沉的声音加快体温上升,也令她的理智逐渐消失,「告诉我,是谁教你这样做的?」
他舔舐耳背,对耳珠又咬又含,弄得她不敢动弹,她结巴的说:「是,是凛音。」
「乖孩子。」他放松腰间的手,埋在她的颈窝依偎,趁机嗅她的气味。一边嗅,他一边想,也许真的需要购买牵引绳。

评论 ( 8 )
热度 ( 39 )

© 叛逆的咸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