叛逆的咸鱼

不求蕩氣迴腸,只求平淡細膩
文圖雙修,產糧速度慢
自家cp是賀縈x藥研

【药婶】今天药哥也开始胃痛

#跟水仙 @秋水仙-假装自己不在家 的互动

#算是【双药婶】总觉得隔壁近侍很可怜的后续

#兄弟为凛音家的药哥,药研为贺萦家的药哥


药研捧着从万屋购入的胃药大礼包,向审神者问︰「大将,这样好吗……」

「这些礼物不好吗?」

贺萦系紧腰带,整理好一套女装,将它放进纸袋内。药研走上前,替她整理裙摆。平日审神者都是穿旗袍,即使出席会议也不例外,然而最近天气实在炎热,她也要运用灵力为本丸制造凉风,大家也围着她乘凉。所以今天到凛音本丸造访,她也一改平常衣着,换上白色为主调的露肩连衣裙,外露粉蓝色肩带,修身短裙饰以粉蓝荷叶边,露出白皙双腿。而她脚边的纸袋放着一条薄纱上衣和迷你裙,这套服装是她送给兄弟的礼物……

大将的人设果然回不来了,药研扶额心里甚是无奈。


「贺萦,你来了~」凛音发挥与极化短刀匹敌的机动,奔到贺萦面前,兄弟紧随其后。他的发丝尚有少许水珠,似乎不久前做完马当番。药研跟凛音家的兄弟也有联系,甚至能够不用手机,靠脑电波便可交流。从兄弟那里得知,他因为抢了凛音大将的布丁被罚马当番一个月。一想到天天都要面对马匹们的热情目光,还未来得及就被舔一遍,有时候舔完一遍再一遍,而且要照顾的马不止一匹,光是想想也觉得可怕。

贺萦递上女装和胃药,还特地说明是送给兄弟的礼物,凛音笑着说︰「夏天女装出阵很凉快呢。」

「是啊,而且跟之前的裙子有同样效果。」

药研闻言,连忙转移话题,「大将,今天来拜访不会光是送礼吧。」

「嗯嗯,我差点忘了更重要的事。」贺萦点点头,她跟凛音窃窃私语,二人还笑得乐不可支。两个药研四目相投,用脑电波跟对方说有不好的预感。

「药研。」凛音跟贺萦同时叫唤。

「是。」两个药研走过去,跟随她们回到房间。到底大将会做什么呢,药研有点担心。


「药研,跳康康舞吧?」贺萦凑到药研耳边,雀跃地问。

怎么又要跳康康舞……

药研记得那天凛音离开后,贺萦问他喜不喜欢康康舞裙子,他当时不解的问:「什么是康康舞裙?」

贺萦拿出一张未完成的画,画中人正是药研本人,因为画风问题他的腿拉长了几分,及腿长裙因为他的动作而往上揭,可以看到舞裙的内层,还有他的美腿,药研看着觉得好笑又无奈。


「大将……我可以不跳吗……」他捂着自己的胃,面有难色。

「那我去跳吧~」贺萦提高她的裙摆,准备踢腿。药研见状马上制止,他可不想自己的大将在别人面前有如此不风雅的举止啊。

「大将别这样,我跳吧……」他强挤笑容,大腿与小腿成一直线,一踢,像少女划过湖面溅出几点小水花,肢态优美无可挑剔,可惜舞者的眉额并不从容。兄弟望见药研的表情,用眼神表达他深表同情。贺萦跟凛音则当场爆笑。

看着贺萦笑得流下泪来,药研觉得他也需要服胃药了。


回房之后,药研如释重负,生无可恋的喝下一口酒。

「兄弟,下次你也带点胃药来吧。」药研按下发送键,然后放下手机。

他知道大将跑偏不是今天的事,可是本来文静乖巧的大将变成这个样子,一时间是有点不习惯,而且他不知道大将会不会有更多奇怪的想法,例如穿泳衣出阵什么的。惟有想办法让她调过来吧,只是时间可能会有点长。

想着想着,贺萦已经走到他身旁。

「啊,大将。」

药研一把搂抱着她,将印有第六天大魔王字样的酒瓶搁在一旁,贺萦依偎着他,问:「今天你怎么不让我跳舞?」

「你啊……难道还不知道问题吗?」药研揉搓额角,面露苦笑的望向她,但她却一头冒水。

「?」

「康康舞是在哪里表演,它的舞步,大将很清楚吧。」药研将她抱起,让她坐在自己的大腿,他的手不安分的探向裙内,细细抚摸大腿光滑的肌肤,微凉的触感让她往后退,见状他笑了笑,往她耳边说:「我可不想我的女人在别人面前跳这种舞,你只能在我面前跳。 」




评论 ( 22 )
热度 ( 34 )

© 叛逆的咸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