叛逆的咸鱼

不求蕩氣迴腸,只求平淡細膩
文圖雙修,產糧速度慢
自家cp是賀縈x藥研

【药婶】生日礼物

#乙女向

#婶婶有名字

一觉醒来, 一个金色的压花项链放在枕边,坠子饰有蝴蝶和几颗小珠, 圆滑的玻璃反射出光泽, 使白色的满天星和红色的月季更加夺目。惟一美中不足的是花材放得不太好,看得出是由门外汉所做。知道她喜欢压花的除了闺蜜,就只有药研一个。贺萦随即翻身坐起床,便见他坐在旁边一直等自己,顿时羞红了脸,将枕头扔向他,

「你,你怎么会在这里?」

「我来叫大将起床,大将睡太久不行喔。」

「那……这个是什么意思?」

「这是给的礼物,生日快乐,大将。」

「可是我的生日已经过了几天……」

说来便觉自责,不是刀男不想为她庆祝,是她没空回来。最近学业繁忙,作业接踵而至,除了小组作业还有一个二十至三十秒的动画要做,两个星期后便要交,为此贺萦留在现世做作业,连生日派对也错过。昨夜回来时,今剑和前田见到她,便拉她去和室,沿路喋喋不休地说最近发生了什么事。光忠和歌仙没有做一顿大餐,大家努力维持着平日的光景,只是有几个词语绝口不提。她虽非心思细腻,但也察觉到有所不妥,只是没有问起。现在想起才明白他们的苦心,原来大家都记得她的生日,只是不提起。

药研看到她低头抿嘴,知道她觉得懊悔。她就是这样,明明与自己无关,但将责任扛上身。他正因为清楚她的性格,所以才会拒绝光忠的建议,不为她再举行生日派对。生日前夕,大家都在忙于为派对作筹备,长谷部担当统筹,一期哥带着大家布置场地,萤丸等人负责采排表演。各人都很期待,连大俱利也比平日更加投入,可以看得出他也很高兴吧。愈是这样,药研就愈担心,担心她不回来。她已经有三个星期没回来,平日她有空就会回来,就算星期一到星期五要上课,星期六日也会抽出小许时间,即使只有一小时也会去见他们,她不来的话就意味现世那边非常忙碌。他相信原因与她的学系有关,她曾经说过动画系也是一个很肝的学系,她向他秀过一张图片,上面写着美国某监狱让一些囚犯学习「加动画」这个技能,这些囚犯出狱后都不再重犯,有一名刚出狱的囚犯更说宁愿饿死也不要学动画。她慨叹动画系这么苦逼,自己当初为什么会作死,他歪头浅笑,一语道破她的心底话,


「可是大将还是喜欢动画吧。」


他知道,在学业和本丸面前,她会将学业放在首要地位。高三那年,政府人员游说她转为全职审神者,这样她便能时常留在本丸,又不会再错过大大小小的会议,她当下没有答应对方的建议,而对方亦没有强迫,不过提醒她最好还是将多点时间放在这边。那天晚上,她说毕业后就会考虑转为全职,他们不用再思念她,药研更不用每夜在门口等候。对于她的选择,药研非但没有高兴,更觉得这样做不值得。他知道她希望能考上大学,就算考不上也想修读高级文凭,总之就是继续学习进修。他不希望她为了大家而放弃自己的理想,他想她活得开心,活得无悔。

结果她获得大学取录,就读的更是感兴趣的科目,药研看着她的笑容也觉心甜,大将努力了这么久,还是能够得到相应回报。他坐在她身边,轻轻靠拢,

「大将,继续读下去吧……」

「可是……」她有半点迟疑。

「没关系的,我们不介意等待,思念大将是件幸福的事。」

「真的吗?」

「嗯,放心去吧,大将。」


直至现在,她还是将学业放在首位。虽然见面的次数是少了,但是听着她描述她的大学生活,就知道她过得高兴。他知道他的选择没有错,用时间是能换取快乐,能够看到她的笑容,听到她的声音就够了。

她沉浸于思绪中,不察觉对方走到身后,一直叫唤自己,

「大将。」

「大~将~」

「大将!」

不同音调,快慢的叫唤他都试了,果然是要那个方法吧。他轻轻将耳垂含入口中,舌头在附近打转,不时张嘴喷出热气,

「果然要用这个方法才有效~」

「////」

「大将,这份礼物喜欢吗?」

「嗯……」

「来,我帮你戴上吧。」

五指穿过青丝,温柔抬往唇边亲吻,拾起一撮又一撮,如云雾拨开,将项链环上她的后颈,每一个举动都蕴含他对她的爱与承诺,她突然想起他的一句话,


「担心就带上我吧。不会妨碍你的。」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来想写白色情人节,写着写着就变成生日了,不过生日当天其实没什么庆祝,吃饭上课就这样渡过,惟一遗憾的是没有见药哥一面。

顺带一提,根据度娘,红月季配上满天星代表情有独钟。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7 )

© 叛逆的咸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