叛逆的咸鱼

不求蕩氣迴腸,只求平淡細膩
文圖雙修,產糧速度慢
自家cp是賀縈x藥研

三年

#非乙女向

#药研与女审神者


一种米养百样人,每一个本丸都会有不同的审神者,大部份都是坚强开朗的人,当然也有些害群之马,仅视我们为可用之物,用完即弃。我们家的大将虽不是害群之马,却也称不上开朗,可能如她所说,士人就是郁郁不得志吧。


嗟乎,兮,等助词经常出自大将的口,问她是何意,她摇摇头,轻言是我的无病呻吟罢了。我不了解风雅,更无法从诗词歌赋中有所领悟,可是望着她独自把酒言欢,愁眉不展,也明白到她有结未解。心结易结不易解,连大将也为之苦恼的事,身为近侍的我又有何能?


其实她起初不是这副模样,她曾经气宇轩昂,满腔热诚,自觉自己能在文坛留下足印,纵不至留芳百世,也不会夕夕无名。清晨时分她安排好当天的工作,将之写在纸上,走来问我有否异议。然后会去打理她栽种的龙爪槐,根据图鉴槐树的枝干弯曲奇特,如爪般有力,加上其高度令人觉得此树有气魄。她曾告诉我因何种槐树,因为她期盼自己能有龙爪槐的坚毅,在众树中傲然其身,不趋炎附势。当下我没说话,只是知道要成为此种人,大将还需更多历练,望届时能与她一起面对。


更多的历练还没来到,大将已经一蹶不振,她将好几篇文章投上文坛,希望获得同道中人的赏识,可惜结果未如人意,朋友间的鼓励还是有的,但没有评审欣赏,她特地阅读得奖者的作品,不看还好,看完更不服气,她问我为何大家文笔相约,但是入选的不是自己而是对方。望着那双嫣红的眼睛,我还能说什么呢,是那些人不会欣赏?大将不必理会他们?就算是怎样的人,也会想得到别人的认同,何况是创作者呢?


经此一事后,大将开始有酗酒的陋习,放心,她没有醉后打人,只是她开始胡言乱语,时笑时哭,情绪不稳定。我们怎样劝阻她也没用,她醒时醉,醉时醒,不喝酒时就写写稿,有灵感时能写两三页,没有时连一个字也挤不出来。写完的稿她很少投,有时要不是自己劝她,她也不会将稿保留。慢慢地,她的生活只剩下喝酒和写作,出阵远征等事她都交由我去处理,我怎样安排她也不会有意见,受了伤也只是叫我安排手入,然后如褴褛般爬回房间,大家起初对此视而不见,其他审神者问起便用疾病作掩饰,政府人员前来拜访,我们也以大将身体虚弱,不宜见客为由一一推却,哪怕是她的朋友也不会接见。


纸终包不住火,政府人员斩钉截铁的下最后通牒,要是她在限期前仍不接见他们,不出席会议,就会回收本丸。我知道这一天终会来临,之前狐之助已经警告过,但是怎样做是大将的事,她不接受我不会勉强,这个家的主人只有大将一个,政府的话我不会听,我只听大将的话。


送走政府人员后,我回到书房,代大将处理公文和报告,有时我会跟她说说外面的所见所闻,心情好的话她会聊几句,平日可能不理会或者吐出一个字「哦」。我今天仍有这样做,我尽力将今日演练场的事,兄弟们的事仔细描述,希望令她对外界提起一丝兴趣,不过今天大将心情不怎样,她对我的话充耳不闻,我问她不去看一看那株槐树,她更说:「药研藤四郎!你是我什么人!你别再管我,别再烦我!好不好!」


之后大将极其安静,不说话不喝酒,平日多番哄劝才吃下一口饭,当天想也不想就吃了,情况极为反常。我俯身收拾碗筷时,大将拿出一张白纸,纸上写着︰「今晚你陪我走一走。」在满脑困惑下我跟着她来到槐树下,我在嫩枝上用本体刻下印记,证明我们曾经在此地活过战斗过,大将种了这株树三年,虽然仍是矮小的苗,但是已经够了,如果仅有三年时光,那请让我看着大将离开。


黄昏骤变,夜月交替,别离的日子来临,当天清晨大将已经不见了,果然我连这小小的愿望也做不到啊,我快快换上衣服,走到居间已见政府的人,他们身旁似乎还有几位职员,应该是怕我们会不服从,发生叛变。我视若无睹,走向兄弟的房间,果然都知道此事,不过身为粟田口一员,大家都尽力忍住哭泣,眼眶通红的看向我,五虎退带有鼻酸的微弱声音打破寂静,

「药哥,之后大家还能再见面吗?」

「能,不管多远,多久,我们一直都是兄弟。」

我摸摸他的卷发,嘴上说着没事,可我心里也不能保证将来能否再见,大家也是一样,大将恐怕也是这样想吧……


终于到了这一刻,政府人员手中显现蓝光,随即消失,接着世界发生强烈震荡,地动山摇,千年樱,银杏树,连龙爪槐也倒下,我们也是一样。身体觉得无力虚弱,睡意什浓,看着一个个兄弟倒下,灵魂回归尘土,而剩下的我只能等待归去次时。获得重生的时候我已经知道,生命终将逝去,秋去冬来,周而复始。


眼皮渐重,如千斤铁,身体却轻于鸿毛,来了,到我了。气息一下子被吸走,所见所感的只有空白,四野皆空,惟心不空。


大将,

愿能再相见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篇是我码得最快一篇,从开始到完成只用了四天,同时也是我最不清楚的一篇,我不知有何想说,只知道当下有种强烈的无力感,很想抒发出来。药研在这篇是担当旁观者,想管却管不了,他与审神者之间永远有道墙。

最后,希望各位同人写手及画手能够继续创作,热诚不泯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11 )

© 叛逆的咸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