叛逆的咸鱼

不求蕩氣迴腸,只求平淡細膩
文圖雙修,產糧速度慢
自家cp是賀縈x藥研

药研的现世一日游

#药婶
#文筆废

旺角,日是熙来攘往的购物区,晚还是那个繁华闹市人醉夜。即使过了数个月,整体亦不变天,只是商店不断交替。 
是日,我们沿着培正道走来,经过窝打老道,染布房街,曾在数间餐厅门前停留,思量一会,还是继续走至广华街,终于踏进一间西式餐厅。里面座位不多,装潢也不是别出心裁,只是在微黄的灯光下,这里有种舒服的感觉,不会令人觉得只接受上流社会,拒平民于千里,亦没有平价餐厅的普通格局,平俗凡庸,它有种中产阶层的小资情调。药研不时望着墙上的电视机,似乎对此感兴趣,我的嘴唇不自觉向上弯,向来只见他的成熟稳重,极少见到这样的他。果然,现世对他来说是很吸引啊。
「大将?」 
「没事,继续吃吧。」 
吃过饭,我们到九龙公共图书馆看书,那里楼高十二层,而中文图书部位于六楼,也就是说药研会接触到另外两个现代发明----电梯和升降机。不过这些对他而言并不是最吸引,书架上的医学书籍才是。我牵着他的手,带他走到那边的书架,他扫过许多书籍,随即双眼发光,拿出一本又一本,直至多得挡住视线,跟小孩子没分别,看着他步履不稳的样子,我忍不住笑了出来,
「噗嗤」
「唔……」 
他鼓起腮帮子,苍白的脸竟然浮现淡红,我为他拿过一半书本,找了位子坐下才慢慢解释,说毕,他红着脸说因为这里太多有用的书,令他觉得这里是宝库,好想将所有相关的书都带回家阅读。此时,我想到一个好主意,
「药研,你对医药这方面很感兴趣,对吧?」
「嗯。」 
「那么,医学和我,你会选哪一个~」 
「当然是大将!」 
就算他不说,我也知道答案, 
「没有大将,我就不会出现,就没法钻研医学。」 
我会问这个问题,不过是想听到他亲口说出我的重要性, 「我的生命是大将给予的,所以,请让我保护你,陪你走到最后一刻,牵着你至三途川。」
虽然答案我很满意,但还是马上回避深情款款的目光,我随手拿起一本书看,不行,太深了,我看不懂。
「我,我要去找本书,你等我!」 
我随便拿了几本小说便回去,他没有看书,他一直望住我,眼里充满关怀和爱意,我立刻拿出一本书遮住脸孔,
「看,看书吧……」 
「嗯。」
虽说看书,可我一直心不在焉,脑海不断浮现他刚才对我告白的样子,还有他磁性的声音。不行不行,我要冷静,远离诱惑,拒绝药哥!结果,勉强之下我陪药研看书看了四个小时。为免与他有任何眼神接触,我长时间低头,一度倾至六十度,后果可想而知,我的颈椎有点酸痛。我放低书本揉按后颈,突然他抚上我的颈,轻咬我的耳朵, 
「大将,到治疗时间了。」 
温暖的手指在肌肤上按摩,我舒服得向后靠,原来他的技巧这么好啊,我以后不用光顾现世的按摩店,找他按就够了。不一会儿, 后颈已经没有酸痛感。他从后搂住我,下巴抵在我的肩,药草的清香扑鼻而来。 
「饿了吗?大将。」 
「嗯……」
他牵住我的手,眯起双眼笑着说︰ 
「走吧,大将~」 
吃完饭,我看看手表,时间尚早,还可以在现世留多一会儿。我拉他到琼华中心门口,他不明所以地望住我,我故意不告诉他,带他到地库。那里有许多大头贴机,柜台的阿姨看一看我们, 
「小姐,他是你的弟弟吗?很可爱啊。」 
「不是啊,他是我的近,不,我的男朋友。」 
「哈哈,是吗?真是可爱的小情人~」 
阿姨强颜欢笑,而药研果然投以满意的笑容,我就是知道如果我说是弟弟,他会跟我赌气,然后整天不理我。你真的是那么介意弟弟这个身份吗? 我们走进阿姨推介的那台大头贴机,相比起其他机,这台价钱较贵,但有两个镜头,亦正因镜头有两个,导致我眼睛没有看镜头。我听不清楚那台机就是哪个镜头,我随意叫药研望着中间的,咔嚓,原来是上面的啊!第二次,我以为不会再错的了,结果在拍照前几秒,药研指着上方的相机, 
「大将,是这个吧。」
嗯,是那一个。
之后都是药研提点我,我才会望向镜头,本丸除了我的智能手机,不是没有电器的吗?你为什么会比我更擅长这个?幸好,接下来的步骤还是我较熟悉。挑选相框,图案等有时间限制,我快速选好相框,特效等,而且看上去效果挺不错,惟一要吐糟的是它的自动大眼效果,眼睛大得不自然。打印好,我交回给柜台的姨姨,她将相片放好,叮嘱我待会要在中间剪开,这样能保存得较久。我将胶片剪好,一张放在我的口袋内,另一张送给他,他紧紧握住,良久才放回钱包里。 
「谢谢你。」 
回到本丸已是深夜,药研推我去澡堂,在我洗澡的时候已经铺好床褥,跟往常不同,我沐浴后他留下来,他钻进被窝,头埋在我胸膛,我转身躺卧与他四目交投,刻意用长辈的口吻问他, 
「怎么了,想陪我睡觉吗?一点也不像你喔~」 

「嗯……大将,以前你有没有带其他人到现世?」
「没有。」 

他抬起头,神情温柔,紫眸宛如汪洋平静, 

「那么,大将,我可以成为惟一一个吗?」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52 )

© 叛逆的咸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