叛逆的咸鱼

不求蕩氣迴腸,只求平淡細膩
文圖雙修,產糧速度慢
自家cp是賀縈x藥研

论怎样令大将乖乖去开会

#文不对题

#请先为歌仙点一排爉烛

#OOC可能有

#药婶有

#含有少量方言

    今天是审神者会议的重要日子,所有审神者必须携同近侍出席,如非有合理理由或者获得豁免,否则不得缺席。一众刀剑男士早就在和室静候多时,惟主人迟迟未出现,现在已是八时了,再晚十五分钟的话便会迟到,届时一定会被政府斥责。

    「由我去找大将吧。」

     作为她的近侍,药研藤四郎相信很快就找到大将。拉开障子,她的房间不见人影,厨房、锻刀房、澡堂也不见,药研勾起嘴角,心知她躲在「老地方」。她又在药材房看书,药研悄悄走到她背后,迅速抽去她的书,她伸手想要抢回来,随即被他捉住,对方在耳边吐出温热气息︰

    「是时候开会了,大将。」

    「假的!哎呀!我耳朵业障重啊!」

    「大将,你不是一向全身都业障重的吗?来,让我带你去政府的会议室治疗一下。」

    「不要说了!」

    「大将~挣扎只是徒劳无功。」

     刀男在和室目睹药研抱着主人离开本丸,一脸春风得意,身后漫天樱花。果然药研一出手,主人早啲抖。

     骑上望月,药研以九秒九的速度抵达七楼会议室,期间一直紧抱主人,走到门口他依依不舍放开怀中人,牵手带她找寻二人的座位。他为她抹去椅上的尘埃,才让她坐下,望望墙壁上的时钟,还好没有迟到。

    「各位,今天政府召见你们前来是有要事共商,内容是关于近日溯行军……」

     每次会议上司的声音也是那么平稳,没有任何起伏,内容一成不变,简直是对审神者使出催眠术,而且效果拔群。她乖乖接受催眠术的效果,靠着药研有力的肩膀一秒入睡。他知道她累坏了,脱去白大褂,摄手摄脚披在她身上,冰凉的手搂住她的腰,眸里尽是他对她的无限包容,

    「小心别着凉啊~」

     会议结束已是中午一时,他戳一戳大将的圆脸蛋,不打算现在叫醒这个睡宝宝,他想用照相机将对方的睡颜拍下,谁叫她长得这么可爱。

 

     回到本丸,担当本丸的好母亲之一的歌仙兼定询问主人会议内容,以为主人会将之记录,惟他不知道她一直睡死,对方更装傻反问︰

    「会议是甚么东西,吃得吗?」

    「好,你做初一我做十五,我就跟你慢慢解释会议的意思。所谓会议即是人类社会的一种社交、公关、政治、意见交流、讯息传播及沟通的活动,由两位或多位人士参与。它是人们为了解决某个共同问题……(下删一万五千字)」

     他苦口婆心,废尽唇舌说明何谓会议,以为可以迫使对方道出内容,谁知自己还没说完她已经走去向药研诉苦,说毕亦只是换来药研的一轮攻击︰

    「算了吧,歌仙旦那,会议一开始大将就睡了,你问她只是徒然。」

     歌仙轻伤,33/40

    「就算大将知道,她也不会想告诉你。反正你知道之后只会继续追问下去,最后受伤的是你自己,歌仙旦那。」

     歌仙中伤,15/40

    「除非你想大将对你的好感度降至负100。」

     歌仙重伤,战线崩坏,1/40

     在农田进行田当番的小夜目睹歌仙被人用担架抬进手入室,脸色发青口吐白沫,十分担心他的伤势,此时宗三左文字走到他面前,用身高优势挡住他的视线,

    「小夜,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比较好。」

评论
热度 ( 36 )

© 叛逆的咸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