叛逆的咸鱼

不求蕩氣迴腸,只求平淡細膩
文圖雙修,產糧速度慢
自家cp是賀縈x藥研

当婶婶来大姨妈

#小学生文筆

#OOC有

#药婶有

#这里没有温柔的一期一振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晨光和煦,审神者当时正在酣睡,但下腹的痛楚令她不再沉入梦乡。想要起床却被痛楚弄至浑身无力,肚内的内脏像在搅动,辛苦得没力说话,而下身更有黏稠的感觉,想必是大姨妈来了。

      在她有气没力地呼喊药研的时候,障子被人拉开,一期没征得同意就踏进来,面带微笑,手中握着一杯水。他屈膝跪下,亲切地问︰

    「怎么了,主上,看起来很辛苦呢。」

      她还没回答,一期已经洞识到是怎么一回事,

    「果然是每个月都会来。」

      她瞪大双眼,马上进入戒备状态,以不信任的眼神盯着他。他无视了对方的眼神,默默将一杯冰水放到枕边,贴心叮嘱要好好喝下。这根本与落井下石无异,喝下去只会加剧痛楚,痛得死去活来。她吸一口气,忍受腹部的痛楚,有气没力地问︰

    「你是不是想我死?」

      一期维持王子式微笑,下一秒转为邪恶的笑容︰

    「我就是想你死,谁叫你平日如此『关爱』我的弟弟?」

      此刻,审神者很想扔枕头过去,无奈她没有力气,动弹不得,只好打消念头。临走前,一期一振微笑提醒,他待会会再过来。

——真的很想揍他一顿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一期走了之后,她再呼喊药研,喊了一会儿,障子再次被人拉开。不见药研,只见今剑,他蹦蹦跳跳拉她的手,想有人陪他玩。忍痛稍微起身,向他解释身体不适,不能陪伴他。说毕,他鼓起腮子,开始吵闹起来,嚷着︰

     「我不管!我要玩,我要和主人大人玩!」

       都怪平日太宠他了,害得自己现在不能好好休息。一滴滴眼泪在他的眼角打滚,快将哭出来。审神者见状,连忙用指腹抚摸他的脸颊,耐心地向他解释自己真正的很不舒服。今剑望一望主人苍白的脸,不再撤娇︰

     「唔,我去找岩融玩。」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再次闭上眼,这一次审神者不再喊了,她只是想静静地睡觉。「嚓」她听到障子被人拉开的声音,那人的脚步声很小,小得听不清楚。他走近她,隔着黑色手套抚摸她的头,不睁开眼也能感受到对方的柔情蜜意。拍一拍她的肩膀,在她耳边吐息︰

     「服止痛药会好些。」

       她点头回应,他缓缓伸手从后托住,喂她服药。水一倒进口的剎那,她想起一期留下的冰水。但咽下去,喉咙感受到的是温温的水,就知道不是一期的那一杯。他将你放回床上,缓缓褪开盖住她的被子,睁眼望住药研,眸色带点慌张。他明白她的担忧,说了一句「放心」,然后将热水袋放在她的肚子上,并替她盖好被子。他起身打算将两杯水端回去,审神者一把拉住他的白大挂,不想他离开。

     「噗!」

      他忍不住笑了出来,

    「想不到大将你会有这一面。」

      她马上扁起嘴唇以示不满,然而药研不理她,继续说︰

    「平日是个变态大叔,整天想着粟田口的美腿,从没如此少女过……」

      他转身走向障子,叫她不用担心,很快便会回来,在拉上障子前,他用他磁性的声音说道︰

    「不过,这样的大将也很可爱,我很喜欢。」

      审神者的脸随即变得通红,发烫,脑袋一片空白,她将头栽进被子,像只小猫般弓起身体。

——虽然痛楚还是如潮汐时痛时好,但是能听到药研这句话,已经足够。

 

       几天后,刀男经过手合场时看到婶婶跟一期大战三百回合。

 

 
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58 )

© 叛逆的咸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