叛逆的咸鱼

不求蕩氣迴腸,只求平淡細膩
文圖雙修,產糧速度慢
自家cp是賀縈x藥研

【双婶童话向】狐窗

跟水仙家的凜音的互動,凜音超可愛的,當然水仙也很可愛ଘ(੭ˊᵕˋ)੭* ੈ✩‧₊˚
期待下次再一起玩,更期待賀縈被凜音帶著跑偏【你走】
看到水仙這麽勤快產糧,我也該多點碼文產糧了٩(๑•̀ω•́๑)۶

秋水仙-眼鏡·極:

*自家婶与小鱼家婶 @叛逆的咸鱼 贺萦,意识流漂移中……


*微双药婶,但主要说的是婶的故事,自家婶凛音忽悠王模式on


*时间线在入职有段时间,小鹦鹉已经会说话的时期,距离归鸟线过去几年。接入早已被忘记的主线前篇 归鸟戳这里 形似雏鸟的幸福 R18


*老福特抽风重发,昨晚发的格式一团糟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夏季的雨说来就来。


与自己近侍药研走散后,迷路的贺萦就近冲入万屋商业街一家临时小店内。


“呀,可爱的小姐,欢迎光临。”一只雪白的鹦鹉扑扇这翅膀说,是一种清脆的少女声音。


“欢迎光临,有什么可以效劳的么?”是个穿着深蓝色军装连衣裙,身形有些像乱的苍白女孩用让人心情愉快的声音高声招呼。罕见的银白色长发披散在她的身后,蓝宝石般的眼睛一眨一眨仰视贺萦。


是个可爱的孩子呢,是粟田口新实装的短刀么?贺萦心想。也有可能是筑前国山间的妖怪呢。


仔细感受的话,女孩周围散发出淡淡的灵力,很清澈,像是山间吹过的徐徐微风。


记得最近又有什么祭典临近了吧?妖怪出现在万屋也是有可能的。


筑前国的万屋商业街中有各式各样的临时小店。


说是小店其实只是一个个小小的隔间,平时分散在万物商业街各个角落,要是祭典临近,就会像现在一样集中在一起作为临时商铺使用。


她注意到女孩挂在桌前的招牌,用花体写着“印染屋”三个字。


“所以……这里是染东西的地方?”贺萦弯下腰询问女孩。


“是的呀。”那只雪白的鹦鹉飞到女孩肩上,“我们这里什么颜色都有哦。”


“嗯嗯,小姐喜欢什么颜色呢?”女孩眨眨眼睛,热情地向贺萦推荐,“无论是新芽的绿还是初雪的白都可以哦,帽子、鞋子、衣服、雨伞都可以染的哦。”


“呀,虽然很想推荐我们店里的招牌呢,”鹦鹉帮腔遗憾地说,“可是小姐全身都是蓝色的呢。”


“是呢是呢……蓝色很漂亮呢……”


……


这如何是好呢?


 “对了,对了!”女孩像是想到办法一般笑嘻嘻地说,“小姐要不要试试染手指呢?”


“虽然你这么问,”贺萦很为难地回答,“但是我没带钱啊……而且,染手指总觉得非常奇怪……”


“人类的钱对我们没有用哦,”女孩歪歪头,“如果小姐能回报我们以笑容就好了哦。”


不要那么轻易说出自己是妖怪的身份呀。贺萦张张嘴,看着那张兴致勃勃的脸蛋,最后还是没有说出这句话。


“这是独一无二的魔法哦,”女孩温柔地说,“小姐是否有想要见到的过去幸福之物?”


谁都会有吧?


贺萦想起那些离职的友人,那些过去快乐的日子,就算过去许久,胸腔还回荡着闷闷的疼痛。


她看着眼前的女孩,她似乎有些寂寞地眺望店外的雨幕。


“来,像这样伸出手来。”女孩回过神伸出双手的食指与拇指,比成一个菱形的手势。


原来是这个!


“这是狐狸窗户吗?……小姐?”贺萦询问,但感觉这个称呼有点别扭。


“我叫凛音哦。”女孩回答,“的确是狐狸窗户呢。”


“这样好么?把名字告诉审神者?”贺萦明白妖怪的名字非常重要,如同生命一般。


“原来小姐是审神者么?”女孩了然地点点头,“没关系哦,我的名字呀,一直一直属于那个人哦。”她很认真地说,又有些寂寞。


“凛音小姐的窗子里会看到什么呢?”贺萦不禁询问,然后又觉得这个问题有些失礼,想要道歉。或许下次把另一个友人带来吧?然后多染一些东西……


或许也有友人需要一扇狐狸窗户。


战争,带走了太多幸福的回忆。


短暂的沉默后,女孩又露出笑脸。


“您想看看么?”


“可以吗?”


“嗯,可以哦。”她脱下手套,露出蓝色的手指,那是如贺萦发色一般明亮的晴空的颜色。像是展示最珍贵的宝物一般地,邀请贺萦走到她的身边,透过蓝色的窗子向外看。


层层叠叠的雨幕中,有两个身影越来越近。


“凛!音!”


“大将!”


两个药研冲入店内。


那只鹦鹉像是被吓到一般跑回凛音肩上。


“大将,没淋湿吧?”贺萦的近侍紧张地上下检查。


“没事没事。”她摆摆手,看到小店的另一边。


凛音被另一个药研掐着脸凶:“绕过我吧,大将突然失踪心脏都差点被你吓停!下次迷路能不能别乱跑!?至少为你的肺考虑一下啊!”


“我错了……对不起嘛……”女孩挣脱另一个药研的爪子,她踮起脚尖摸着药研的头说,“但是药研看哦,我现在很健康哦,所以没关系啦……还买到了好玩的颜料,迷路时小狐狸给的,可以染手指的颜料哦……”说着说着声音就开朗起来。


另一个药研重重地叹了口气,揉她的头:“下次别乱跑了……”


大将……?贺萦突然觉得有些混乱,不是开印染屋的小狐狸么?


看着店内的另一对,似乎现在不太方便询问。


“那边的药研是来自相模国的,在这里执行本丸搜救任务,”近侍看出贺萦的疑惑回答,“他们家的凛音大将似乎心肺不太好,还带着伤出阵,所以一路上都很担心的样子……”


“呐呐,”凛音再一次地站在贺萦面前,“抱歉呢,刚才觉得你太可爱了,所以做了个小小恶作剧打发时间……没生气吧?”


“唉?没有。”贺萦微笑着说,“那是你的式神么?” 她好奇地指了指站在凛音肩上的鹦鹉。


“不是哦,他是药叽,真正的鹦鹉,超级可爱的。”凛音回答,“再次正式地自我介绍,我是凛音,相模国医疗组审神者,请多多指教。”


“请多多指教。”名叫药叽的鹦鹉也跟着说。


“贺萦,筑前国战斗型审神者,”贺萦弯下腰,摸了摸凛音的脑袋,“今天玩得很开心。谢谢你,凛音。”


四人并行至万屋入口,交换联系方式后分别。


“唉,好可惜,没让凛音帮我染上手指。”贺萦对着已经放晴的天空比划着。


“那不过是凛音大将的恶作剧啦。”药研在边上打趣。


“不,”贺萦认真地说,“我看到了,透过那个窗子,看到了应该是她姐姐的黑发少女,牵着很小的她走在花田中。那么小的孩子,就要送去战场,大概很不安吧?”


“是吗?”药研思索了一下,“对了,凛音大将只小大将一岁。”


“唉?是吗?”


“嗯……”


也许哪天会再见面吧?贺萦伸出食指与拇指拼成菱形,对着天空看。


我的狐狸窗子里,会看到什么呢?


fin


*狐狸窗有两个说法,一个是看到幸福之物,一个是看到遥不可及的思念之人,嘛只是觉得这个故事很有趣,贺萦认真温柔的性格以及蓝色,第一眼就让我想到这个故事。


*算是摸了一点主线(我的良心不会痛),大概涉及到凛音过去的一些事。总之就是躲雨等药研的凛音,一时兴起的恶作剧罢了。


*入职后的凛音越来越开朗了,归鸟线第一次见到陌生审神者绘理还会吓得想躲起来呢=w=


*如果三家婶一起出去玩,留守三个药研会不会只能地斗地主呢?啊想想就好有意思的样子=w=


*感谢看到最后的你。



评论 ( 8 )
热度 ( 13 )
  1. 叛逆的咸鱼秋水仙-备考更新超慢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跟水仙家的凜音的互動,凜音超可愛的,當然水仙也很可愛ଘ(੭ˊᵕˋ)੭* ੈ✩‧₊˚期待下次再一起玩,...

© 叛逆的咸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