叛逆的咸鱼

不求蕩氣迴腸,只求平淡細膩
文圖雙修,產糧速度慢
自家cp是賀縈x藥研

【药婶】折磨

#复健中
#纯粹抒发内心的郁闷和苦痛
#码完了心情还是一样糟糕
#ooc有,文不对题

「我想辞职了。」
面对贺萦冷不防说出这句,药研以为她不想为自己补习了,差点便将嘴里的水吐出来,「咳……怎么想辞职了?」
「……因为我实在不想再被熊孩子惹恼了。」她愁眉叹气将这几个月内的经历道出。

暑假时她靠着母亲的朋友找到一名家长,为对方的儿子补习英文,每周两次,每次一至一个半小时。起初她觉得对方挺聪明,学习速度快,以为自己遇到了不错的学生。可是熟习后,学生开始顽皮了。他每次上课都会说自己丑陋,又说自己有异味,更将阴险,奸诈等词语套在自己身上,亦曾经故意将她的笔袋藏在椅子下。面对这些,她选择了忍耐,努力抑压自己的怒火。过份的是有一次他如常给她补习费,她伸手准备去接,他竟然丢在地上,她知道他有意羞辱她,所以她不去拿,她叫他捡起来,不捡起来她不收。事后她很气,不过想给他多一次机会,所以才没告诉学生家长。
隔天她跟学生好好说了那件事,教导他那样的行为是侮辱,绝对不能做。然而学生只是嬉皮笑脸的说他知道,连一句对不起也没有说,完全没有悔意。
自此她就知道那个学生是没家教的熊孩子。不过他不听管教,她再语重心长也没用。之后她继续忍耐,但教学的热诚已经熄灭。昨天他又说自己丑陋了,还说自己是什么万恶之源,一个半小时内说了这句话二十多遍。不要紧,这些她还能忍,可是接下来的她就没法忍了。他忽然说桌上有什么东西,她转头去看,一回头就看到他举起水樽,作势要打自己。她当下还击挡住了,而他笑着说只是假装,不是真打。是可忍孰不可忍,她微微笑说你这样我怎知道你不是真打,同时内心已经决定要辞职。熊孩子她教不来,也不想为金钱而忍受这般侮辱。反正他星期一就考试,自己又做了四个月,没有偷懒没有不认真,何必继续被熊孩子折磨。

「原来是这样……如果是别人恐怕早就辞职了。你啊,有事就跟我说吧,无论是什么事,我都会帮你的。」药研拍拍自己的胸口,以说服对方。
「嗯,谢谢,」贺萦小啜一口大吉岭茶,「认识了你真好。」
药研顿时双颊泛红,他别过脸,随便找个借口逃离现场:「……我先去洗手间……」
拧开水龙头,在光洁的大理石洗手盆放水,他草草沾湿毛巾,直接往自己的脸抹,弄得耳边的鬓发也沾上水滴。
「哈……」药研直视镜中的少年,方才的羞红连同水一起抹去,但心跳仍然紊乱,手指也在发抖,这副样子丝毫不像平日游刃有余的自己。

下课后已是晚上,高尚住宅区在入夜后有别于闹市,街道仅有微弱的灯火,中间不乏流动的七色光轨,可以看到前方的路,却不足以看清四方。
贺萦走到大宅的电闸前,拿着厚重的包包打算自行离开。药研见之,急步靠近,道:
「都这么晚了,一个人回家很危险,不如我送你回家吧。」
「嗯,劳烦你了。」她跟随他往黑色七人房车的方向走。药研向司机挥一挥手,车门自动打开,他对她躬身左手贴胸示意女士优先。她坐在后排的座位,沿路上静看走马灯般的街景,药研看着她的侧脸,想着今天她说的事。纵然她说过他是最乖巧最成熟的学生,可是她也可能有想离职的念头,如果真的发生了,届时就再也见不到她,也没有理由跟她见面。
在这之前,他有能力挽留吗?

评论 ( 7 )
热度 ( 22 )

© 叛逆的咸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