叛逆的咸鱼

不求蕩氣迴腸,只求平淡細膩
文圖雙修,產糧速度慢
自家cp是賀縈x藥研

【药婶】忙碌

#给仓仓 @仓小-主线中 的粮

#很久没码文,一切都退步了

#其实是十一月码的,所以文中的活动是秘宝而不是弟下城

拖曳疲累的身体,满脑想着工作和方才学会的单词,街灯下映照出她的倦容。走到小区的一条狭小的巷子,她用些微灵力开启传送阵,在刹那间回到本丸。

抵达之时已是夜深,不到两小时便是凌晨。贴心的堀川看到审神者的身姿,上前想替她拿包包,不过她拒绝了。这点东西自己还是能拿,不至毫无力气。步至书房,她立马审阅报告,不给自己半点休息时间。报告内容大多跟最近的活动秘宝之里有关,余下就是日常作战和演习战果等等。她专心批阅,有错的地方就用笔修改,没有错就签署搁在一旁。倏然药研拉开纸门,身穿寝衣,进入房间静候。

当她留意到他已是十多分钟之后,他对此轻叹一声,「大将果然更爱工作呢。」

「不,不是的!」审神者急忙摇头否认。药研装作不接受,继续慨叹:「可是大将最近都只顾工作不回来啊。」

似是刺中审神者的痛,她半垂睫毛,瞳孔里透出悔疚,声线也因而变得软弱,「对不起……这阵子我除了工作,还要学习单词,所以就……」

「这不是大将的错。」他捧起她的脸蛋,紫眸坚定不移,「这种事谁也没有办法,大将不必为此而道歉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

指尖突然贴上她的唇,堵住她未说完的话,药研眯起双眼微笑,道:「难得大将回来了,不如先放下工作,好好享受只有我们二人的时间吧。」

审神者放下手中的笔,抱紧他的身体,相视甜笑。


「大将,请闭上眼。」洗发乳挤出泡沫,手指从发顶抚至发尾,每根发丝均沾,指尖细细搓按头皮,如在按摩,偶有泡沫沾上耳朵,他轻轻抹走。他打开花洒,先确认水温合适才为她冲洗。 「大将,如果有泡沫或水进眼记得告诉我。」

「好。」温水冲走肥皂泡,水声在耳边潺潺作响,有时候小水点会滴在脸上,她还没来得及说,他已经立即抹走。她忽尔想起,以前洗头都是乱抓头发,并没有好好梳理,自从成为审神者之后,这些坏习惯都被药研纠正过来,不过迄今还是做不到他那么纯熟,按摩也没那么舒服。

「……大将?」思绪瞬间回到现在,恰巧一抬头对上药研的视线,吓得差点一头泡进水里。药研连忙扶住她的肩膀,道:「没事吧?」

「没事没事。」她摇摇头,努力隐藏内心的窘态。

他关切的凝视审神者,额贴额来探测她的温度,确认她没有发烧松了口气,不过还是故意对她撒撒娇︰「明明说了是我们独处的时间,大将却分神,真是的。」

她明白他的意思,转过身环住颈项,轻轻一吻,宠溺地说:「因为药研的按摩太舒服了。」

「这就好了,大将最近很辛苦,没有机会休息,要是令大将不舒服我可是很困扰。」药研面带微笑,眸色温和,眼里充满关怀和爱护。望着他,她当下明白对方有多担心自己。每次回来他都会给她一杯温水,她坐了一段时间便帮她按摩双腿,温习外语时他会静静聆听,即使听不懂。有时候她太累了,直接伏在桌上睡觉,他会盖上毯子,抱起她放在床上,凝视她的睡颜,笑着说:「大将总是让人操心呢。」

这一切都是他的细心和体贴,不需言明也能感受到箇中的爱,这就是药研藤四郎式温柔。



评论 ( 5 )
热度 ( 38 )

© 叛逆的咸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