叛逆的咸鱼

不求蕩氣迴腸,只求平淡細膩
文圖雙修,產糧速度慢
自家cp是賀縈x藥研

【药婶】抽筋

#有大约一个月没码文,文笔退步了
#婶婶有名字
#双腿抽筋真的很痛苦_(:з」∠)_

刚处理完公文,贺萦伸一伸懒腰,蹬直双腿,随即感受到痛楚从身体内涌至,肌肉如被拉扯的橡皮筋,僵硬疼痛,惟有马上缩回腿才觉得好一点。坐在旁边的药研留意到她的异样,坏心眼的凑过去,握住她的脚并且强行伸直,贺萦顿时发出一声哀号,「痛!」
药研笑着放开,望住她咬唇不断搓揉患处,有一定医学知识的他明白这是什么回事,她的症状是肌肉痉挛,一般称为抽筋。当中的常见成因有几个,一,缺乏钙质,二,运动过量,三,血液循环不良,而她就是因为钙质摄取不足而致。药研伸出微凉的手覆上她的大腿,在柔软的肌肤轻轻揉按,不敢过份用力,「是这里吧。」
她点点头,面露苦痛难色,「嗯…」
他站起来细细品尝她的唇,接吻的同时继续按摩。她以为他会就这样放过她,不执着于昨天的事,谁知他下一秒就命令她︰「告诉我昨天你做了什么……」
既然不能逃避,只好坦白承认,「唔…我昨天跟朋友聚会……只是我忘了打电话给你……」
昨天她回到现世,跟朋友以玩乐为名,庆祝为实去了工业大厦的一个单位内,打算给一位友人生日惊喜。那个单位内有两个房间,一间布置成为和室,另一个就将墙壁涂成冷灰色,放着沙发与软枕,木家具,有一种粗犷的工业味道,两室均有提供游戏机,纸牌游戏,桌子等设备。抵步之后她们立刻打开游戏机,碰巧在芸芸游戏找到闺蜜喜欢的跳舞游戏,她和闺蜜还有两个朋友玩了十多分钟,她们看着电视画面,努力跟着舞步。做完剧烈运动,贺萦觉得有点不舒服,额头一直冒汗,胃酸也在肚子内翻腾。她于是溜进洗手间,发讯息将状况告诉药研,药研直接打电话给她,一接通便听到几声干呕,他不在她身边,只能隔着机器去了解她的问题,给她适切建议,或者没有很大帮助,可是他最多也只能做到这样。挂断电话后,贺萦依从他的建议,到外面呼吸新鲜空气,休息了一会就觉得好了点,于是便回去派对那里了。
走到工厦门口,看见一个奇装异服的少年站在不远处,不用想也知道他是谁。他急步跑过去,心切的慰问她现在怎样,她才顿时想起自己忘了跟他说没事,亦明白他有多著紧自己。她凝望那双紫眸,轻轻说:「谢谢你,药研。」
翌日,药研正襟危坐的跟她相讨身体健康这个问题,自从她升上大学,她就较少均衡饮食,运动虽然一直保持,但身体还是差了点,加上缺乏钙质,所以很易拉伤肌肉,导致抽筋,药研摸摸她的头,「以后你要多点摄取钙质,不然也是很易抽筋。」
「喝牛奶有帮助吗?」
「当然有。」
「那我天天买牛奶喝吧。」
「乖孩子~不过大将不用亲自买了,因为我会准备最新鲜的牛奶~」
她顿时愣住,最新鲜的牛奶不会就是那种牛奶吧,她可不想天天喝那种牛奶,又脏又有腥臭味……
「我,我自己买就行了,真的不用你操心……」她往后退,他继续走上前,伸出单臂,咚的一声就将她困住,另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,一字一句敲震贺萦的心房,「为什么不用?」
有时药研就是这样,强势又不讲道理,非得要她乖乖顺从。既然这样,也只好如实反映:「因为我不想喝那种牛奶……」
药研闻之偷笑几声,微凉的手摸摸她的脸颊,如风扫过: 「我说的是牧场贩售的新鲜牛奶啊,你想太多了,大将~」
贺萦的脸马上染上绯红。而药研直到晚上道歉之前,贺萦都不跟他说一句话。

评论 ( 3 )
热度 ( 35 )

© 叛逆的咸鱼 | Powered by LOFTER